frame

血壁之外的葉雲天眉毛輕輕一挑,似乎感應到了一股極大的壓迫。

他陰冷一笑,暗中加勁催動,血魔罡氣受到感應,變得愈發猛烈,透過血壁灌入,如烏雲蓋頂般向中央的屍魂與玄悲遮籠而去。  血魔罡氣受到感應,變得愈發猛烈,透過血壁灌入,如烏雲蓋頂般向中央的屍魂與玄悲遮籠而去。

  那本事他自己,所以沒有人能輕易就瞧出他的破綻。

  當晚,龍聖的房間。

  「看來我倒是成了最沒用的一人!」七殺女語氣淡然。

  暫時穩住了情況,重陽子心念一動,抱著二人憑虛消失,接著破空出現在無極殿中。

  殿中長春子等六人見師父抱著渾身是血的二人,都是大驚失色。

  楚玉龍卻無任何反應,只是瞪著宇長老。

  事實上上官烈只在林間兜了個大圈,覺得事有蹊蹺,所以回來一探。

  「戰魔,不要衝動,葉雲天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我假裝跟慧能和尚產生了感情。然而慧能和尚是真和尚,真和尚又不會動情。於是我就成了被拋棄的女子。」

  「我的表面目標,當然就是去報復慧能。真實目標,還是為了葉雲天。」

  良久,慧能搖了搖頭,嘆了嘆氣。

  「究竟怎樣了,大師?」紫冉最是關心不過。

  慧能道:「為何不一開始就戳穿和尚?」

  葉雲天本不是一個隨意傷朋友之心的人,這次只因為他已是真正的發怒。

  葉雲天好奇望去,只見排隊盡處一隻竹竿挑一錦布,迎風招展,其上書有「仙人指路」四個大字。

  葉雲天覺得有趣,便排進了隊伍,想看是什麼樣的「仙人」在此唬弄百姓。

  他歷來只道算命之說玄乎其玄,是以就認定這算命的不過是神棍一個。

  隊伍排進了,覷得那算命先生的樣貌,葉雲天不由一驚。

  算命道人細眼長髯,衣著髮髻十分講究,如此注重修飾的道人,不是天機子是誰?

  葉雲天自己將右臂送上了七殺劍,血紅色的劍插入右手,透骨而出。

  因為傳說他是亦正亦邪的。

  藍天依舊明朗,誰會相信方才發生了一場決定蒼生存亡的一戰呢?

  至少葉雲天已相信。

  「這還不是結局。」獨孤雲朝他一笑,笑得安然明快。她將藍色的碎塊貼在心上,感受著它隨著自己的心緩緩跳動。

  「大哥,原來你是這個意思。」似乎從獨孤一劍遺留的無情劍碎片中,獨孤雲感受到了他的心情。

  「你進入鏡天之井,應該是有什麼目的吧?」獨孤雲問道。

  重陽子左掌掌風又至,傷口立即停止流血。

  與此同時重陽子右手也不閑著,一百零八道重陽劫指點向丹陽子周身一百單八道大穴。

  事實上葉雲天早已發現了薛不凡,沒有任何人能逃過他敏銳的感覺。

  「不能放血,你現在已經夠虛弱了……」

  白日里,種菊插柳,修花減草,閑暇了讀點古籍,做些女工;夜裡有時難眠,便坐在水面浮橋,細數滿天的繁星。

  天之豁口,也不過如此吧。

  慕容塵冷哼一聲:「不過暗藏陰陽五行,九宮之數,再有百八種變化而已!此有何難?」劍如游龍出鞘,寒氣畢浮,迫人眉睫。

  重陽日。

  數里之外的最後一隻箭頭指著前面一株大槐樹。

  槐樹極為高大,主幹之上不少地方剝落了樹皮,顯露出粗糙的紋路,樹榦粗大,三個人也合抱不過來。

  謝蒼生略一沉吟,留心記好槐樹的位置,便一路回去,一路毀掉了這些箭頭。

  「有理,有理!不過在此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先聊聊。」

  金葉子的聲音顯得頗為不屑,他這樣的人似乎只有這一種語氣:「我們不正在聊著么?」

  葉雲天啞然失笑:「金兄能夠無聲無息出現在守衛森嚴的神劍山莊,昨晚擊殺楚二公子時竟然令修為不弱的他毫無反抗之力甚至連呼救都來不及,在下倒是佩服得緊!」

  上官飛燕站起身,嫣然道:「如果我要你的其他東西,你也會送給我么?」

  她的目光那麼純潔,神情是那麼的無邪,葉雲天卻覺得不寒而慄。

  但他仍保持著笑容,道:「金劍,你應該留著。」

  一去一來的中間,已發生了太多事。

  她頗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頸上掛著的血石,然後笑了笑,破空飛走。

  蕭凡也笑了,在他記憶中,七殺女長大后,這還是第一次笑。

  久歷人事的蕭凡自然也看得出這一笑與葉雲天大有關係,雖然他並不知道葉雲天曾捨命相救七殺女的事情。

  蕭凡掛著幸福的笑意:「七殺、貪狼,你們本是兩大絕命,註定將走向孤獨的深淵。但如果你們真的能夠結合,絕命相互克制抵消,殺破狼命格轉化為鴛鴦同林命那也大有希望!事在人為,事在人為啊!」

  葉雲天與張楓無聲對峙,似乎根本沒聽見段飛的話語。

  葉雲天獵犬般輕捷地伏在地上,搜索,收穫是一叢腥臊的獸毛,帶血,未乾。

  上官飛燕順著野獸般的嚎叫聲尋了過來,望見楚御天失陷鐵籠中,她臉上的表情卻一點也不吃驚。

  楚御天心情稍平,道:「燕兒,快想法子救我出去,通知你二舅!」

  這樣的環境里,視覺失效。

  冰雲連連點頭:「是,是……上仙明鑒!」

  葉雲天問:「後來呢?」

  冰雲道:「後來小仙四處亡命,最終落到了琉璃瑤台君手裡。瑤台君便帶著小仙來到這裡,結果我倆一現身他就被劍魁殺了,再後來的事上仙你都知道了……上仙的救命之恩,小仙實在是無以回報!」冰雲跪下,裝出一臉的感激之情,渾身卻在不安的發抖。

  葉雲天叱道:「本仙看你在這裡不順眼,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給我消失!一、……」

  「一」這一聲還未發完,冰雲就如逢大赦,拔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八條腿。

  南放忽道:「怎麼辦,主人已下了逐客令,咱們是走還是不走?」

  「走……」葉雲天笑道,「就這樣走了,你要我後悔一輩子?」忽又嘆氣:「你說……你說靈兒她,她到底是怎麼了?」

  南放道:「你是不是木頭?」

  葉雲天不解其意,搖頭。

  南放又問:「你是不是啞巴?」

  狼人不解其意,誠惶誠恐,便要下跪請罪,但轉念一想,又沒有跪下,一時間竟不知說什麼好。

  老樹枯藤之間,她就像是綠色的精靈。

  葉雲天只是睜開了眼,並沒有動,就像是一段木頭上面忽然亮起了兩顆珍珠。

  「放屁!」劍魁怒叱。  「放屁!」劍魁怒叱。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影子竟很像是那黑袍人,他發覺自己竟有些懼怕自己的影子。

  忽然,涼風一吹,酒意上涌。七成醉已變成了九成醉,八分膽大也成了十分大膽。

  劍在手中,就像魯班手裡的斧,王羲之手中的筆,不但有了生命,還有了靈氣。

  他輕描淡寫,揮灑如意,一瞬間就已刺出了十三劍。劍法本是輕靈流動的,就像是平靜的流水。可是十三劍刺出后,流水上卻彷彿有了殺氣,天地間彷彿有了殺氣。

  梅花劍光一出,朱長仁如影隨形般貼上,斜劈一掌,拍向謝蒼生的天靈蓋。

  謝蒼生正於梅花劍影相持,閃避不得,硬著頭皮,拍出左掌硬架這一掌,登時眼冒金星,長劍脫手,身子齊腰陷入岩層之中。

  朱長仁如影子般貼上,連劈三道赤色劍氣,在空中交纏環繞,最後化為了一隻赤色巨虎,虎髯如鋼條,環眼如燈籠,凌空飛步,狀貌嚇人,血口巨張,向謝蒼生生吞而去。

  謝蒼生家傳天龍心法雖然厲害,煉製極境可以將敵人對自己的所有攻擊暫匿劍中,適時反擊出去。一則使用與敵人一樣的勁氣,使敵人驚疑不定;二則保留自身元氣,留待擊殺筋疲力竭后的敵人。但他功力未夠,剛剛未能完全吸收一記梅花劍光,此刻也是難以盡數吸收這赤色猛虎了。

  他心念動得極快,奮起神力,拔身而起,豎劈一劍,連挽劍花,竟從劍身噴出墨色的梅花劍光。只是比之朱長仁的墨色梅花,威力則大有不如,連梅花花瓣都減至了三瓣。

  雖然威力不夠,但也將赤色猛虎阻上一阻,謝蒼生趁機落地,微調呼吸,迎著氣浪挺劍而上。

  

Bir Yorum Bırak

Görsel/dosya bırak

3d Yazici Destek

| 3d Yazıcının kalbi burada atıyor
3d Yazıcı Destek© 2017 | 3d yazıcılar hakkında herşeyi bulabilceğiniz, ücretsiz yardımlaşma ve dayanışma forumudur.
Powered by VanillaForums, Designed by Raven Creativity

İletişim

info@3dyazicidestek.com
3dyazicidestek@gmail.com

Get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