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咳咳……。

忽然,柔兒乾咳了兩聲。

  吳銘一個箭步到了近前,再看此時的柔兒,眉心處凝聚一股黑氣,臉色發青,嘴唇早已沒了血色。

  吳銘本以為自己的勁氣護住柔兒心脈,起碼可以保證短期內,柔兒不會毒發,可他還是低估了毒性。

  「柔兒,你挺住,你一定要挺住。」

  忽然間,小黑猴竄了過來,小黑猴看到柔兒這個樣子,也顯得十分焦急,它直接吻在了柔兒的眉心處。

  接下來,詭異的一幕讓吳銘萬分吃驚。

  柔兒眉心處的黑氣,竟然有了消退的跡象,就連臉上的青色也舒緩了不少。

  吳銘震驚的看了看小黑猴,心中驚道:「靠,上古妖獸猇獼果然牛逼,蛻變的本事就不說了,連唾液都是療傷靈藥,而且,竟然還能吸毒,夠狠。」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過後,小黑猴停了下來,此刻的柔兒,臉色還有些蒼白,但卻沒有了之前的青黑色,吳銘急忙伸手搭住柔兒脈門。

  毒是退了,可是,柔兒骨血中的毒,依舊沒有化解。

  「哎,看來,想要徹底治好柔兒,還得另想辦法,不過好在有猴精在,柔兒的命,短期內不會有事。」

  心裡嘀咕著,吳銘抬頭看了一眼小黑猴。

  「我靠,你,你……。」

  嚇了吳銘一跳,小黑猴的臉黑的跟鍋底灰一樣,此刻,只剩下兩個眼睛盯著吳銘看。

  「你沒事吧?」

  「吱吱,吱吱吱。」

  「你,中毒了?」

  小黑猴比劃了一下,吳銘疑惑的問道:「你要喝酒?」

  小黑猴急忙點頭。

  「我說,看你這個狀態,你最好悠著點,你是真沒事,還是……。」說話間,吳銘遞給了小黑猴一個酒壺,小黑猴直接捧起來就喝了個乾淨。

  也就是十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壺酒喝了個乾淨,再看小黑猴,咕咚一聲躺了下去,四爪朝天,肚皮撐的滾圓。

  「猴精,你可別嚇老子,猴精?」吳銘招呼兩聲,隨後發現小黑猴竟然還在吧嗒嘴,似乎回味無窮,而且臉上的黑色竟然在逐漸消退,吳銘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哎,我吳銘誰都不服,今天算是服了你了,除了好色,還嗜酒成性,呸,什麼東西啊。」

  在吳銘的心中,柔兒的安危是最重要的,一直到下午,飄香居來了兩個人,是宏瀾武府的兩個下人,以前吳銘做下人的時候也認識,一個叫錢三,一個叫王允。

  吳銘略有懷疑,宏瀾武府,竟然知道自己購置了飄香居,不過轉念一想,對宏瀾武府來說,只要自己還在玄都城裡,自然逃不出他們的眼線,然而吳銘也不想躲。

  吳銘問錢三:「你們找我什麼事?」

  錢三回道:「哎,吳哥,出大事了,是上面派我們來找你回武府,說是副宗主和長老們要見你。」

  「什麼大事?」

  「今日比斗,武府弟子,除了莫昭雪之外,全敗了。」王允在一邊愁眉苦臉的說。

  吳銘臉色微變,幾息之後,冷聲道:「哼哼,副宗主?長老?宏瀾武府的門檻真高,你們回去,誰讓你們來的,你們就跟誰說,我沒空。」

  「這,這……。」

  「這什麼這,他司徒信昌既然想讓我替武府賣命,就讓他親自來。」

  「吳哥,你現在已經風光的很了,我看,差不多算了,讓副宗主親自來見你?」

  吳銘冷笑道:「呵呵呵,不是見,是請。」

  王允和錢三互相看了看,兩人咽了口唾沫。

  「這,副宗主何等身份……。」話沒說完,吳銘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冷酷,王允和錢三無奈,只好搖了搖頭離開了飄香居。  吳銘也早就想清楚了,不管你司徒信昌是不是拿我當工具,現在,你們必須得靠我,靠我就得給老子拿出誠意來,別看老子還是個下人,就派這麼兩個人來通知我,老子就得乖乖聽你們的?

  在別人眼裡,你們是高高在上的副宗主,是什麼長老,在我吳銘的眼中,就是個屁,愛來不來,老子不稀罕。

  打發走了錢三和王允,吳銘出去轉了轉。

  沒想到,宏瀾武府第二輪比斗過後,就只剩下自己和莫昭雪了。

  「呵呵,莫昭雪,有點意思。」

  第二輪過後,勝出者一共是十五人,整整十五人,宏瀾武府只剩下了兩個入圍的,其餘的名額,七個被飛宇宗佔據,六個被玄光寺奪得。

  溜達了一個時辰,心情好了一些,吳銘又回了飄香居。

  上了二樓,直奔柔兒所在的小屋,吳銘心裡還在嘀咕:「也不知道風笑陽在忙活什麼,如果『裁決』真是他說的那樣,加入『裁決』自然要比在宏瀾武府好一些,如果是老子實力不行,死了老子也認,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看不起老子,老子還不跟你們混了,有朝一日,再想找老子,晚了。」

  吱嘎。

  推開門,吳銘定睛一看,臉色微變。

  「你們幹什麼?」

  此刻,屋內,柔兒的床邊坐著一位中年人,身穿一件青色袍子,兩側還有兩個老者,那青袍人,正是宏瀾武府的副宗主司徒信昌,另外的兩個老者,分別是司馬耀世和方益梅。

  小黑猴酒還沒醒,躺在柔兒身邊呼呼大睡。

  吳銘一聲斷喝,司徒信昌看過來。

  「呵呵,你不必緊張,我看這個女娃似乎毒傷不輕,或許,我可以有辦法化解她體內的毒根。」

  人心都是肉長的,即便成魔,也絕不是生來就是魔。

  吳銘剛想著,逼急了,不去參加比鬥了,大不了帶著妹妹爺爺,換個地方討生活,天地之下,堂堂熱血男兒,何處不能容身?

   神道問天 對方越是牛逼,吳銘就越是不服,打到你不牛逼為止。

  可是此刻的司徒信昌和顏悅色,而且,竟然說要幫助柔兒驅毒,吳銘如果再耍橫,那就是不識好歹了。

  於是,吳銘走上前。

  「副宗主親自造訪,讓我這一個下人……。」

  「呵呵,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內門弟子了,而且,是我司徒信昌的親傳弟子。」

  吳銘愣了一下,雖說他並不在乎所謂的身份,可是,成了內門弟子,就等於會有更多的修鍊資源,尤其是成了司徒信昌的親傳弟子,即便在內門弟子中,也會高人一等。

  司徒信昌等著看吳銘狂喜,卻不料,吳銘稍稍猶豫之後卻說:「多謝副宗主看重,不過,我吳銘自知有幾斤幾兩,放心,不管我吳銘是下人也好,上人也罷,既然我參加了比斗,自會竭盡全力。」

  方益梅怒道:「放肆,吳銘,你可別不識好歹,你知道玄都城有多少人,甚至是貴族子弟,做夢都想要這個機會,哼哼,你可真是狂的很啊。」

  吳銘火氣上涌,臉色立時變得肅殺起來。

  目光如利劍般盯在方益梅臉上,吳銘一點不慣脾氣的說:「聽方長老這話的意思,我若是不從,你就要殺我了?或者,讓我等著?」

  方益梅身為內門長老,什麼時候被人如此頂撞過。

  「你……。」

  「別跟我你你我我的,我跟你並不熟,而且,你記住了,縱使玄都城所有人都渴望這所謂的機會,但是,我就是我,無功不受祿,一切,還等比斗之後再說。」

  方益梅眼角的肉都在發抖,這時,卻聽司徒信昌拍掌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啊,吳銘,本座喜歡你這個脾氣,也喜歡你做人的準則,好,本座就聽你的。」

  方益梅頓時看向司徒信昌說:「副宗主……。」

  司徒信昌單掌豎起,厲聲道:「不用說了,此事就這麼定了,宏瀾武府,如果人人都有這般血性,今日,也不會有如此困境。」

  方益梅的臉色接連轉變,雖然司徒信昌沒說她什麼,可她聽著司徒信昌的話,心裡就是十分彆扭。

  「吳銘,方才我已經封住了你妹妹周身穴脈,她體內的毒短期內不會發作,不過,想要徹底根除,還需要一樣東西。」

  吳銘急問道:「請副宗主明說。」

  「地火冰蓮。」

  吳銘塵封的記憶已經開啟一部分,隨著大量信息解封,他對這個世界的天材地寶,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

  地火冰蓮,是一種五階的奇花。

  這種花生長在火山深處,溫度極高之處,然而,花的本身卻無比冰冷,一朵冰蓮生在灼熱熔岩之中,將天造萬物之神奇體現的淋漓盡致,蓮本就是清純之物,地火冰蓮具有極強的解毒能力。<br

Bir Yorum Bırak

Görsel/dosya bırak

3d Yazici Destek

| 3d Yazıcının kalbi burada atıyor
3d Yazıcı Destek© 2017 | 3d yazıcılar hakkında herşeyi bulabilceğiniz, ücretsiz yardımlaşma ve dayanışma forumudur.
Powered by VanillaForums, Designed by Raven Creativity

İletişim

info@3dyazicidestek.com
3dyazicidestek@gmail.com

Get In Touch